长三角城市群,离“世界级”有多远

2018-03-26 16:08 来源:科技日报
选择字号: T | T

原标题:长三角城市群,离“世界级”有多远

  长三角城市群,离“世界级”有多远

  世界级城市群,是指在特定地域范围内,以1个以上特大城市为核心,由至少3个以上大城市为构成单元,具有高度同城化和一体化的城市群体。目前,公认的五大世界级城市群有美国东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、北美五大湖城市群、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、英伦城市群和欧洲西北部城市群。

  “创新引领,携手打造世界级城市群。”近日,长江三角洲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在苏州举行。会上,明确提出将打造世界级城市群作为主要目标,而创新引领则是长三角协调发展的重中之重。

  一直以来,长三角地区在我国有着独特的经济地位,其肩负着创新引领率先实现东部地区优化发展,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历史责任。2016年6月,为促进长三角地区发展,《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》正式印发。

  以前一直说是长江经济带,这次又提出世界级城市群,二者有何不同,打造世界级城市群,长三角地区有哪些不足,究竟该如何做呢?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。

  城市群和经济带不是一码事

  “所谓世界级城市群,是指在特定地域范围内,以1个以上特大城市为核心,由至少3个以上大城市为构成单元,依托发达的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网络所形成的空间组织紧凑、经济联系紧密、并最终实现高度同城化和高度一体化的城市群体。”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成长春告诉科技日报记者。

  目前,在全球范围内,能够称得上“世界级城市群”共有五个,分别是美国东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、北美五大湖城市群、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、英伦城市群、欧洲西北部城市群。

  而经济带则是依托一定的交通运输干线、河流等并以其为发展轴,以轴上经济发达的一个和几个大城市作为核心,发挥经济集聚和辐射功能,联结带动周围不同等级规模城市的经济发展,由此形成点状密集、线状延伸、面状辐射的生产、流通一体化的带状经济区域或经济走廊。

  “显然,城市群较之经济带虽然区域面积相对较小,但更为紧凑、一体化程度更高。两者的发展目标也是截然不同的,以长江经济带和长三角城市群为例,长江经济带要走好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之路,打造中国经济新支撑带;而长三角城市群的目标则是率先发展、创新引领,努力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产业集群、创新集群和城市集群。”成长春说。

  资源集聚,区域一体化程度较高

  长三角城市群晋升世界第六大城市群被寄予厚望,原因在于,这一地区,经济发达、创新资源集聚,区域一体化程度较高,有条件率先创新驱动转型升级发展,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。

  究竟该如何发展?在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上,提出了一系列支撑长三角建设世界级城市群的举措,如共建内聚外合的创新网络,在长三角地区率先构建我国区域协同创新共同体;加快制度创新和先行先试,共同推动区域制度创新步伐;共建基础设施,提升互联互通水平……

  成长春认为,在落实上述创新举措时,长三角城市群也拥有较为显著的区域优势,区域创新基础要素日趋优越。上海科技教育发达,江苏实体经济基础好,浙江市场活力强,安徽在新技术方面有后发优势。另外,张江、合肥大科学中心、苏南自主创新示范区等多重创新集群或要素在长三角高度集聚,有利于企业家根据市场规律不断推动创新要素的优化组合,如杉杉股份以服装起家,总部在宁波,跟上海的科研院所接触后,便果断向新能源行业转型,如今已是全球最大的锂电池正负极材料供应商。

  行政体制的改革也是亮点频出。以浦东“证照分离”试点为代表的上海“放管服”改革、江苏的“不见面审批”、浙江的“最多跑一次”等行政事务改革已然走在了全国前列,完全有能力成为中国政务最高效、便捷的城市群,为创新联动发展机制、建设统一大市场、完善城市群一体化发展的“长三角模式”奠定重要基础。

  再就是交通基础设施网络不断完善。自贸区向自贸港的转型迸发更大活力。据有关消息,目前上海已初步完成自由贸易港的申报方案,将努力在自由贸易账户功能、主体范围、监管模式等方面实现重大突破,必将助力长三角城市群在更高层面实现物流、信息流、资金流、人才流的自由高效流动,推动区域经济转型与发展。

  城市功能分工体系待重构

  “尽管有一定的优势,但对照国外发达城市群,长三角城市群尚未达到成熟阶段。”成长春坦言。

  一是城市功能分工仍不明确。目前长三角范围内不少城市呈现出“大、全、散”的基本特征,产业同构的现象依然存在。二是网络化的交通格局尚未形成。三是距离区域统一大市场还有差距。在现行地方政府绩效考核制度下,区域共荣与地方利益矛盾时有发生,各地方政府的经济发展带有一定的行政区利益特征,仍无法摆脱同质化竞争的模式;四是生态环境的联防联治任重道远。区域环境联控联防覆盖面还比较窄,推动力度不足,尚未走出“头痛医头脚痛医脚”的困局,特别是环太湖、淀山湖、沿长江等共有水域的跨界污染问题仍未得到有效根治。

  针对以上问题,成长春建议,首先,要大力度促进长三角城市群城市功能分工体系重构。上海作为整个长三角城市群的龙头城市,理应率先作为,主动疏解非全球城市功能,带动整个区域的功能体系重组。

  在湖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秦尊文看来,打造世界级产业群,一定要搞好城市功能、产业的优化布局。上海应集中精力发展智能制造等高技术密集型产业,把加工、组装等地产产业转移到周边地区,以完成人口分流,避免大城市病。

  其次,加速推进长三角城市群网络化交通体系建设。再就是破除行政区经济,建设统一有序的市场体系。政府方面要加快推进简政放权、放管结合和优化服务改革,推动市场体系统一开放、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和生产要素自由流动,消除区域间的行政壁垒、贸易壁垒和协调机制障碍。

  “要不断完善长三角城市群生态环境协同治理的制度建设。”成长春说,首先,以当前人民群众最关心的大气与水环境污染问题为切入点,完善区域污染防治联动协作机制(如共享流域大气、水环境和污染源监测数据,污染治理联合执法等),以减少化工污染、减少煤炭消耗总量为重点。其次,提高环保准入门槛,实施更加积极的环境经济政策和更大力度的绿色调整,以产业结构优化带动城市群生态环境质量的改善。

[ 责任编辑:马丽伟 ]

新闻24小时热点击排行